维也纳音乐之旅(一)

2008年4月5日是奥地利著名指挥家冯•卡拉扬诞辰100周年的日子。也就在这一天,我和朋友踏上了前往维也纳的音乐之旅。

白天的维也纳,跟欧洲大多数主要城市一样,建筑恢宏、游人如织,处处体现着从古奥匈帝国继承下来的霸气。比如以茜茜公主曾经居住而闻名天下的美泉宫占地2.6万平方米,房间1400多间;曾经统治庞大的奥匈帝国的哈布斯堡王朝的皇宫霍夫堡占地24万平方米,房间2900间;帮助奥匈帝国打败奥斯曼帝国的欧根亲王的行宫美景宫分为上宫和下宫两座宫殿,中间以花园连接,占据维也纳东南方的平缓斜丘。

然而维也纳的真正魅力,在夜幕降临时分才体现出来。这里大大小小的剧院和音乐厅林立,著名乐团和指挥家云集,每天晚上都上演着当今最高水准的音乐盛宴。它不愧于“音乐之都”的美誉,也是全世界音乐爱好者的朝拜圣地。因此像我们这样打“飞机的”前来欣赏音乐的,实在不足为奇。

国人提起维也纳,首先就会想到一年一度的新年音乐会以及金碧辉煌的金色大厅。因此我们的音乐之旅第一站,就选择了这里。金色大厅并非一座独立的音乐厅,而是维也纳皇家音乐之友协会大楼里边三个音乐厅其中之一。它以众多的金色装饰和几盏金色大吊灯而得名,然而却并不是维也纳最大的音乐厅,相反,在我看来倒有点狭小和瘦削。这个厅没有乐池,舞台比较小,更适合进行室内乐与独奏乐的演出。另外金色大厅在真正爱乐者心目中的地位并不是神圣到高不可攀。任何一个正规的音乐团体通过申请,都可以来此演出,因此水平也可谓参差不齐。前几年国内有一些民族乐团来此演出,甚至宋祖英有机会放声高歌,都被国内吹捧到无以附加的地步,但实际上在当地的影响实在不敢恭维。

我们所选择的演出是以色列著名音乐家丹尼尔•巴伦勃伊姆在金色大厅举行的钢琴独奏音乐会。丹尼尔•巴伦勃伊姆(Daniel Barenboim,1942-)在1954年他12岁的时候就在维奥蒂(Viotti)国际钢琴比赛中获奖,1975年接替索尔蒂(Sir Georg Solti,1912-1997)出任巴黎管弦乐团音乐总监兼指挥。1991年出任美国芝加哥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兼指挥。他以演奏钢琴协奏曲见长,代表作品为门德尔松的《无词歌》全集。这次的演出为少见的钢琴独奏,曲目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为弗朗兹•李斯特(Franz Liszt,1811-1886)的钢琴独奏套曲《Années de Pèlerinage – Deuxième Année – Italie(巡礼之年第二年•意大利)》。第二部分为李斯特根据威尔第歌剧改编的钢琴曲《´Aida´. Danza sacre e duetto finale(阿依达)》、《Miserere du Trovatore(游唱诗人)》以及《Rigoletto-Paraphrase´ nach Giuseppe Verdi für Klavier(弄臣)》。

《巡礼之年第二年•意大利》是李斯特在1837年前往意大利旅行时的随感而发。相比《第一年》的描写自然景物,《第二年》更侧重历史与人文感受的抒发。其中的前四首《Benedetto sia il giorno》、《Pace non trovo》、《I´vidi in terra angelici costumi》和《St. Francois d´Assise: La Prèdication aux Oiseaux》比较舒缓和平淡,巴伦勃伊姆在演奏时感觉也是细腻有加,让人不得不集中精力仔细倾听。而著名的最后一首,《Après une Lecture du Dante(但丁读后)》,是李斯特在阅读了但丁《神曲》的第一部《地狱篇》后所获得的印象和感受。巴伦勃伊姆特别在其中的后半段《Fantasia quasi Sonata(奏鸣曲风幻想曲)》中,用他那疾风骤雨般的琴声诠释了一个阴森、黑暗,苦痛不断席卷人心的地狱形象,令人内心纠结和悸动。

我并没有欣赏完巴伦勃伊姆后半场的演出,倒不是因为不满他的水平,而是实在有另一场更加激动人心的演出在等待着我。我不得不恋恋不舍离开金色大厅,赶赴下一个音乐之旅的目标:维也纳国家歌剧院。

旅行的意义

又是一夜无眠,耳机里反复萦绕着这首陈绮贞的老歌《旅行的意义》。。

曾经年少轻狂,曾经追逐梦想,曾经自以为潇洒地抛下一切满世界闯荡。但此时此刻,不禁也开始思考,什么才是旅行的意义。。

一心想远离故乡,寻找新鲜的体验,却抛弃了本该深切体验的亲情、友情;走过许多城市,看过许多美景,然而面对喜欢的女子却依然不会表达爱情。

他满心欢喜带回来旅行的故事和纪念品,她渴望的却是爱她的原因和喜欢她哪一种表情;他为她思考未来充满理性,她需要的却仅仅是小小的呵护与关心。其实,他和他并没有明白陪伴在她身边的重要性,难怪她和她会无奈地说,你离开我就是旅行的意义。。

回忆以往的旅行,才深深明白,旅行只是过程,并不是目的。与亲人、爱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当孤独一人时,旅行只是单纯的获取,而当两个人在一起时,旅行就变成了支持与分享。。一起旅行是表达关怀与爱护的温床,而分开旅行却决不是“可以为你寄信”的借口。。

以后的我也许还会旅行,那时我会知道,“我离开你,绝不是旅行的意义”。。

旅行的意义

词/曲:陈绮贞

你看过了许多美景
你看过了许多美女
你迷失在地图上每一道短暂的光阴
你品尝了夜的巴黎
你踏过下雪的北京
你熟记书本里每一句你最爱的真理
却说不出你爱我的原因
却说不出你欣赏我哪一种表情
却说不出在什么场合我曾让你动心
说不出离开的原因

你累积了许多飞行
你用心挑选纪念品
你搜集了地图上每一次的风和日丽
你拥抱热情的岛屿
你埋葬记忆的土尔其
你留恋电影里美丽的不真实的场景
却说不出你爱我的原因
却说不出你欣赏我哪一种表情
你却说不出在什么场合曾让你分心
说不出旅行的意义

你勉强说出你爱我的原因
却说不出你欣赏我哪一种表情
你却说不出在什么场合我曾让你动心
说不出旅行的意义
勉强说出你为我寄出的每一封信
都是你离开的原因
你离开我就是旅行的意义

卡尔卡松城堡

位于法国南部的卡尔卡松城堡是法国乃至欧洲现存最大最完整的城堡,也是中古世纪最著名的军事要塞之一。卡尔卡松城镇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世纪的铁器时代。由于它位于比利牛斯山脚下,地处大西洋与地中海之间,又是中欧大陆通往欧洲南部伊比利亚半岛的必经之地,因此从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卡尔卡松历经高卢人,古罗马人,西哥特人,阿拉伯人以及十字军的占领,其城堡也不断得到巩固和扩建,逐渐形成了今天的规模。。


View Larger Map

卡尔卡松城堡依山而建,地势险要,并且最大的特点就是它由两层城墙组成,内层是罗马式堡垒,外层是哥特式围墙。中间则是几十米宽的缓冲地带:

除了城堡,法国著名的南部大运河(Canal du Midi)也流经卡尔卡松。。沿岸青青河流,葱葱绿树,给人一种置身童话森林的感觉。在那河流深处,也许就是仙女与精灵的家园呢:

此外,城堡脚下的中世纪老城也是风格独特,与城堡一刚一柔,交相辉映:

全部卡尔卡松照片,请见:

http://photo.zhaoxin.cc/index.php?album=cityscape%2FFrance%2FCarcassonne

国际乒联大奖赛法国站比赛花絮

2007年11月1日到4日,国际乒联大奖赛法国站的比赛在法国第四大城市图卢兹举行。恰巧在那旅行的我在比赛的最后一天有幸到现场观看了其中的半决赛和决赛。。这实现了我长久以来的一个愿望,那就是以留学生的身份到国际比赛的现场为中国队加油助威。。因此这么多天以来,现场的情景仍历历在目,让人激动不已。。

南部城市图卢兹是法国最重要的航空和航天工业基地。法国空中客车公司的总部以及欧洲阿丽亚娜火箭的研发中心就坐落在这里。另外它也是有着悠久体育传统的城市。今年的世界杯橄榄球赛就曾在这里举行。所以当国际乒联大奖赛在时隔七年之后选择在图卢兹重燃战火,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得到中国乒乓球队要来图卢兹比赛的消息,我一大早就赶到体育馆抢到了两张绝佳位置的票。。至于怎么绝佳法,后面就会知道了。

原来我所在的区域是参赛运动员和教练员的观赛区。没有比赛任务的各国球员三三两两坐在我的周围。。于是我时不时一抬眼看到中国队的王楠,一扭头瞥见新加坡队的王越古,一转身又跟日本队的福原爱擦肩而过。。王楠真人可比电视上年轻漂亮多了,常常随身听不离手;王励勤四分之一决赛输给了萨姆索诺夫,这次整整一天正襟危坐,不见半点笑容,但无奈人长得帅,仍然遭到女粉丝们的围追堵截;福原爱果然顽皮可爱,在看台上蹦蹦跳跳跑来跑去,手里零食就没断过。。

男单半决赛的时候由同门师兄弟马琳和马龙对阵,教练刘国梁自然落得清闲,裹个大棉袄在我前面看得悠哉游哉。。不过观众可是一点也不闲着,图卢兹中国学联组织的拉拉队在对面看台上正摇旗呐喊。。

这次比赛其实没什么悬念,也就是男单半决赛中萨姆索诺夫和女双决赛中新加坡队稍微构成了一些威胁,基本上中国队拿冠军和亚军奖杯有如探囊取物。结果就有了好几次中国队队友间”训练”的机会。比如马琳跟马龙的比赛,简直成了杂技表演。马龙经常大力扣杀,马琳则非常配合得常常远离球台把球救起。看得这些乒乓球水平处于第三世界的法国佬目瞪口呆,一个劲”allez,allez”地乱叫。到了王楠跟张怡宁打决赛,两个人又经常是几百个回合的对拉,王楠还时不时来个大斜角拉弧圈,简直把观众挑逗得欲火焚身。。难怪坐在我身后的中国队教练吴敬平在轻松地跟旁边的同事闲聊之余也不禁赞叹:”怎么王楠跟张怡宁平时训练老打不起来,比赛时候发挥这么好,特别是大斜角弧圈球是王楠的弱项,今天居然打得这么漂亮!”图中身着中国队队服的就是吴敬平,脚下放着女单冠军奖杯。那空着的座位当然是我这个正在拍照的家伙的啦。。

这里不得不说一下萨姆索诺夫这位白俄罗斯的名将。看球时间稍微长一些的老球迷一定对他不会陌生。这位曾经同瓦尔德内尔、塞弗、普里莫拉茨同一时代的球员,纵横乒坛十几年,如今以31岁的高龄依然在最前线驰骋。而中国队同他交过手的王涛和刘国梁,则早已经作为教练,分别带领中国队走过了2个时代。。

早就对萨姆索诺夫的绅士风度有所耳闻,这次果然亲眼得见。。在老萨同王浩的比赛中,王浩有一个擦边球裁判没有看见,判老萨赢。他当即举手示意这球应该算王浩赢,引来观众大声的喝彩。而更为戏剧性的是,裁判改判王浩赢球之后,再一次举起了老撒方向的右手,判决老撒赢得这一球。。这下子看台上更是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又听说老萨是个非常顾家的好男人,这次竟也亲眼得见。比赛结束之后,他当即在球台边掏出手机打了起来,不顾四周的喧嚣,自顾自沉稳地聊着。。毫无疑问,这是在第一时间跟挂念的家人通报情况。此情此景,堪称此次赛场上最精彩的瞬间。。

男单决赛,马琳和王浩也打得不错,但双方知根知底,比赛稍嫌枯燥。唯一的亮点就是马琳的女粉丝同样众多,且她们常常以十足的勇气在赛场寂静的刹那一人高喊”马琳,加油”。而马琳偏偏喜欢循着喊声的方向来个惊鸿一瞥,于是惹得女生们脸颊绯红、花枝乱颤。。图为马琳得胜归来。。

别看法国的乒乓球水平不怎么样,小球迷却不少,还大多是中国球员的铁杆粉丝。。他们不等比赛结束,就会纷纷跑到我们这边的看台,等待机会索要签名。。有个四五岁模样的小男孩,手里攥着个小纸片,一脸执着地满场绕着找签名。。看来法国的又一个盖亭将会从他们中间诞生。。图为法国小球迷跟马龙合影。。

作为近水楼台的我,当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噼里啪啦也是找人签了一大堆。。图中是哪三个人的签名,大家一定能看出来。。

比赛中有意思而又不容易在电视上看到的花絮就是这些。。全部的照片可以下面的地址看到:

http://picasaweb.google.com/xin0001/07

一听钟情

周末的晚上整理电脑硬盘中的几百张cd,不知按了哪个键,一阵节奏强烈的鼓点传来,伴随轻快的旋律,让人忍不住摇摆身躯,同时惊讶于这从未谋面却似曾相识的感觉。于是我知道,又一首第一次听就被深深打动的歌曲出现了。

没办法,硬盘中搜集的好歌太多,朋友推荐的很多歌都没来得及听。于是赶紧查看歌手,歌名。发现是曹方的《城市稻草人》。嗯,一个陌生的人名,但这并不奇怪。所有第一次听就打动我的歌曲,我都是第一次听说演唱者的名字。比如塞宁的《轻微》,王筝的《我们都是好孩子》,张悬的《宝贝》,等等。是因为我与世隔绝太久,还是因为我品味独特?我宁愿掩耳盗铃地相信后者。

但是有一点我能确信,这些歌曲在风格上都是相近的:慵懒、随意的低吟浅唱,身处都市背景,娓娓叙述内心的小小秘密,顽皮之中透露着点点忧伤。同时旋律简单、配器精致、声音干净,让听者骨子里都透着舒坦。哦对了,有人把这个叫做城市民谣。

另外,歌手似乎也有些共同点:年轻,思想独立、有创作气质,歌曲风格也基本一致。所以按图索骥,在他们的整张专辑中,还没有让我失望的歌曲,更多时候则是额外的惊喜。既然风格相近,当然他们偶尔就会合作一回。比如曹方和王筝就合唱过一首《想把我唱给你听》。顺便说说,这首歌的演唱者还有小柯和老狼,风格属于另一个我非常喜欢的类型——校园民谣。这个要说起来,就又是另一番感慨了。

耳边依旧荡漾着“城市稻草人”的喃喃自语。而我则早已把整张专辑拖到了下载列表里。。

回眸沧桑

眼前的一片乱石位于德国法兰克福市中心罗马广场后端的一块下沉区域。它们是古罗马行宫的墙基残骸。

上午的阳光分外温暖,小男孩挣脱父亲的双手,无拘无束地在这堆看似古怪、迷离的石块上逡巡、跳跃。他也许不知道,这片遗迹已经默默沉睡了两千年。

两千年,这正是从古罗马人在法兰克福建城开始直到今天的时间;两千年,这片其貌不扬的残迹一一见证了从古罗马帝国的衰亡到法兰克民族的崛起、从普鲁士帝国前后10位皇帝的加冕到19世纪欧洲革命的爆发、从二战时期全城被轰炸成一片废墟到如今整个城市的繁荣和兴盛;两千年,这片遗迹始终占据着这座城市最中心的繁华地段,注视与回忆着法兰克福的历史点滴。

小男孩蹦跳着跨越了几块碎石,带着征服的神情回眸一笑,又继续朝前跑去,正如这座城市一般。

更多法兰克福照片,请见:

http://photo.zhaoxin.cc/index.php?album=cityscape/Deutschland/Frankfurt

想念回锅肉

越到年关就越是想念家乡的美食,想念中国菜那种一哄而上、大块朵颐的酣畅淋漓。特别是川菜的镇山之宝“回锅肉”,虽原料简单,制法方便,但讲究“闻之垂涎、视之开胃、食之迷情、思之回味”,绝非泛泛之辈所能操控。此种怀念,此种心情,只能用这篇著名的《思肉赋》来表达:

“子夜梦惊,月影拂墙。蛙鼓虫笛,和吾饥肠。且披衣入厨,欲觅膏梁。恨无物于灶台,怜此欲之难飨。复枯坐于灯前,神游物外,思及美食,遂作斯赋。

  予生平之所好也,唯猪之肥膘。常急急乎市之于屠户,施施然煮之于清涛。细切姜末,精焙花椒。舀坛中之辣酱,掐垄上之蒜苗。少倾,锅中水声汩汩,室内肉香袅袅。慢添柴于灶内,静执箸于台梢。伺机揭盖,呜呼!其肉也,似神蛟沉浮于江面,忽上忽下,如灵雀出没于林间,亦行亦跃。目其色,皎若皓月当碧空,嗅其味,浓似薰风出林皋。

  遂投箸以援,轻置于案。待之微冷,挥利刃,切薄片,倾入锅中,其声灿然。轻舞铁勺,翻流云于天际,慢撒椒盐,播细雨向人间。俄而油出,状若灯盏,入豆豉,放葱段,浇辣酱,投笋干。悦而扶犁,耕于其田。

  待其成,嫁之以蒜苗,迎之以玉盘。投箸欲获,灯倒茶翻。

  回锅肉啊!哀哉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