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布拉格(二)

捷克首都布拉格,从来都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地方。它地处西欧与东欧的交汇处,混杂着日耳曼民族与斯拉夫民族的各色人等,承载着天主教与东正教的冲突,也是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拉锯的战场。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波兰、保加利亚等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在苏联主导下成立华沙条约,与北约抗衡。但实际上受到苏联的铁幕控制和打压,这同现在的北约由美国主导和控制是一样的道理。1968年1月,捷克改革派上台,开始进行民主改革,整个捷克大地渐渐涌动起万物复苏般的春潮。但好景不长,1968年8月由于在布拉格的温塞斯拉(Wenceslas)广场爆发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遭到了其它华约成员国军队的残酷镇压,一百多名示威者被杀害。这就是著名的“布拉格之春”运动。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Milan Kundera,1929-)以此为背景写成了小说《生命不可承受之轻(The Unbe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然而改革的洪流不可阻挡,1989年东欧剧变,捷克也以非暴力和平手段摆脱了铁幕控制,建立起多党执政的联邦制共和国,史称“天鹅绒革命(Sametová Revoluce)”。这种自然平和没有伤亡的过度是难能可贵的,甚至在某些时候是遥不可及的。因此姜文在电影《太阳照常升起》中,让年轻的房祖名去寻找天鹅绒,并在找到以后开枪杀死了他,以此来象征追寻真理的不易。

巨变之前几十年与西欧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截然不同的发展轨道,以及所受到的苏联的控制和国内本身僵化的体制,确实导致捷克同其它东欧国家一样,落后于整个世界发展的脚步。因此西方人喜欢来布拉格这样的东欧城市旅游,最主要原因就是对曾经的共产主义国家的好奇。在他们的印象中。共产主义制度下的国家,必然是同贫穷、混乱、没有自由等等联系在一起。难怪在电影《欧洲性旅行》中,斯科特一行4人来到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时,见到的是一片衰败与荒凉,甚至4个人用不到2美元就享受到了绝对奢华的酒店与美食。如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最近在欧洲会普遍发生针对中国的抗议和抵制活动了,实在是因为他们先入为主的成见太深太深。

今天的布拉格其实早已同资本主义接轨,小贩们熟练地向游客们兜售着各种纪念品,价钱甚至不比德国便宜多少。昔日苏联的影子也几乎不见踪迹,唯有某些纪念品商店摆放着的苏联军帽、像章、小酒壶以及城市郊区散乱的断墙残屋让人依稀回忆起那个曾经的逝去的年代。

“游走布拉格(二)”的一个回复

  1. 因此姜文在电影《太阳照常升起》中,让年轻的房祖名去寻找天鹅绒,并在找到以后开枪杀死了他,以此来象征追寻真理的不易。

    这个解释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看不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