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像 / 游走布拉格(一)

游走布拉格(一)

捷克民族自古以来就长期遭到异族的入侵与占领,特别是它位于强大的普鲁士帝国(今天的德国)和奥匈帝国(今天的奥地利)之间,经历着连绵不绝的奴役和反抗。然而人们常说“悲愤出诗人”,用在捷克,则是“悲愤出音乐家”。正是这种不屈的民族性格,诞生了德沃夏克和斯美塔那这两位伟大人物。他们用音乐尽情表达着对自己波西米亚故乡的热爱和眷恋。

德沃夏克(Antonin Dvorak, 1841-1904),捷克民族乐派的灵魂。他的第九交响曲《自新大陆》可谓妇孺皆知。这是他1892年应邀去美国时,对美洲新大陆富饶景色与崭新文化的惊叹和赞美。但更重要的,是从中流露出的对自己祖国的思念情怀。

斯美塔那(Bedoich Smetana,1824-1884),捷克民族不屈不挠精神的指引者。他的一生是历经磨难和不屈抗争的一生。1848年,捷克被奥地利占领,他们争取独立的反抗失败,国家一片凋零;1856年,斯美塔那最钟爱的5岁女儿去世,他遭受了国破家亡的巨大打击。这种情况下,他前往瑞典,希望减轻摆在面前的痛苦。然而思念祖国的情怀却反而更加吞噬着他的内心。他曾经写道:“何时才能再次见到无比可爱的群山?那将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我离开它们之后,这种怀乡之情始终萦绕在我的心头。再见,亲爱的祖国,我那美丽和无比伟大的祖国,我愿永远歇息在你的土地上,这块令我感到神圣的土地上。”

1874年,斯美塔那因病失去了听力,但这不但没有消磨他的意志,反而激发了他更加饱满的创作热情。就在这一年,他开始创作那部饱含深情和振聋发聩,连上帝都要为之颤抖的交响诗套曲《我的祖国》。《我的祖国》共分六个乐章,分别是《维谢格拉德》、《伏尔塔瓦河》、《萨尔卡》、《捷克的原野和森林》、《塔波尔城》和《勃拉尼克山》。其中以第二乐章《伏尔塔瓦河》最为著名,它描写了这条捷克民族的母亲河从源头开始奔腾不息,经过布拉格而最终从谢维格拉德滚滚流去,消失在远方。它没有辛弃疾那“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的亲上沙场的豪迈,也没有贝多芬《命运》交响曲中扼住魔鬼喉咙的决绝,但却融入了斯美塔那对自己伟大祖国所有的深情,所有的眷恋和所有的怅惘。它是我心中唯一的神曲。

坐在伏尔塔瓦河岸边,聆听着《伏尔塔瓦河》,我再次泪流满面。

关于 自言自语

3 条评论

  1. 啊~~你去了!!!华仔肯定羡慕死了!

  2. 还是那么胖,那么深邃,那么飘摇

  3. 啊,这样都能看出胖来了??看来下次拍照要更侧一点,争取只露后脑勺。。@cc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