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也纳音乐之旅(三)

我们早在几个月前决定这次音乐之旅的时候,就开始查询维也纳各大剧院的演出剧目了。维也纳的众多剧院每天晚上都上演着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类型、不同水准、不同风格的作品。作为当地居民,当然可以随心所欲地挑选任何一场自己喜欢的演出,而对于我们,场次则只能限定在旅行的那段时间。

经过查找和比较,我们最终选择了在维也纳音乐厅举行的这场交响曲和大提琴独奏音乐会作为这次旅行的重点节目。这有几个方面的原因。首先,交响曲是古典音乐中最为恢宏壮丽的音乐类型,也是最为体现乐团整体实力的类型。而这场音乐会又由大名鼎鼎的维也纳交响乐团进行演奏,实在是不容错过。其次,这次演出的曲目为西贝柳斯《第三交响曲》,柴可夫斯基的《洛可可主题变奏曲》,以及斯特拉文斯基的《圣诗交响曲》。同一场演出囊括了交响曲、大提琴独奏和大合唱三种类型,使我们能够有机会领略到不同风格的艺术魅力,何乐而不为。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次担纲大提琴独奏的,是当代最著名的大提琴演奏家之一嘉贝塔。她可是个大美女,有机会一睹芳容,哪有失之交臂的道理。这种种新仇旧恨交织在一起,促使我们下决心定了最好位置的票,以图获得最完美的享受,想不到这一决定竟给我们带来了额外的惊喜。

勋伯格曾说过,现代最伟大的交响乐作曲家只有西贝柳斯和肖斯塔科维奇。西贝柳斯(Jean Sibelius,1865-1957),芬兰最著名的作曲家、民族乐派的代表人物,芬兰迄今为止唯一的一位世界名人。他的名作《芬兰颂》已经成为了芬兰的国歌。《第三交响曲》是他的风格由纯粹民族风格向严肃曲式风格转变的标志。全曲三个乐章,热烈、欢快,充满了对积极生活的向往。

这次的指挥是当代罕见的女指挥家,同样诞生于芬兰的玛尔基(Susanna Mälkki,1969-)。她曾是挪威Stavanger Symphony交响乐团的艺术总监,目前则是法国Ensemble intercontemporain现代乐集乐团的音乐总监。她指挥过的著名乐团像柏林爱乐、鹿特丹爱乐、慕尼黑爱乐、辛辛那提爱乐等等数不胜数。同为芬兰人,她对西贝柳斯民族风格的把握可谓精准独到。虽为女性,但她泼辣、豪放的风格让我震撼。整个《第三交响曲》,她掌控下的维也纳交响乐团演奏得丝丝入扣、高潮迭起。

第二阶段,嘉贝塔终于上场了。(Sol Gabetta,1981-)生于阿根廷,是法饿混血儿。她10岁就夺得国际比赛大奖,此后更是得奖不断。去年的德国古典回声(ECHO-Klassik 2007),她一举夺得最佳乐器演奏大奖;今年的美国格莱美(Grammy 2008),她与中国的钢琴家朗朗共同获得最佳乐器独奏奖的提名,但最后又跟朗朗一起输给了小提琴演奏家James Ehnes,跟大奖失之交臂。

柴可夫斯基的《Rokoko Variations,Op.33(洛可可主题变奏曲)》是嘉贝塔的保留曲目。洛可可源于法文Rocaille,意为“贝壳形”,是指法国18世纪中叶的建筑艺术风格,精致而典雅,富于小巧玲珑的装饰性。在音乐上,洛可可常指巴洛克到古典乐派过渡期的音乐作品风格。乐曲主题线条简单,结构清晰,速度平稳,音色纯净;主题经过各种变奏和展开以后,能充分显示大提琴的表现性能,因而深得大提琴家们的喜爱。这首《洛可可主题变奏曲》由嘉贝塔以娴熟的技艺表现出来,充分再现了洛可可风格特有的文雅而纤秀的特点和轻快而华丽的风格。担任协奏的维也纳交响乐团同她一唱一和,顽皮而流畅,跟刚才判若两人。我们的座位与嘉贝塔近在咫尺,她那拉弓与拨弦,微笑与呼吸,都被我们感受得真真切切。

第三阶段是斯特拉文斯基(Igor Fedorovitch Stravinsky,1882-1971)的《圣诗交响曲》。这是一部宗教味很浓的交响曲,庄严肃穆、气势磅礴,配以维也纳歌唱学院合唱团的合唱,将整场音乐会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音乐会散场以后,我们依依不舍地一边回味一边从舞台的边门退场,正撞见指挥玛尔基在角落与人交流,于是赶紧抓住机会跑过去,先对她的演出成功表示祝贺,然后不失时机地请她签了名并合影留念。只可惜嘉贝塔先演出完就早早走了,留下小小遗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看不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