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也纳音乐之旅(一)

2008年4月5日是奥地利著名指挥家冯•卡拉扬诞辰100周年的日子。也就在这一天,我和朋友踏上了前往维也纳的音乐之旅。

白天的维也纳,跟欧洲大多数主要城市一样,建筑恢宏、游人如织,处处体现着从古奥匈帝国继承下来的霸气。比如以茜茜公主曾经居住而闻名天下的美泉宫占地2.6万平方米,房间1400多间;曾经统治庞大的奥匈帝国的哈布斯堡王朝的皇宫霍夫堡占地24万平方米,房间2900间;帮助奥匈帝国打败奥斯曼帝国的欧根亲王的行宫美景宫分为上宫和下宫两座宫殿,中间以花园连接,占据维也纳东南方的平缓斜丘。

然而维也纳的真正魅力,在夜幕降临时分才体现出来。这里大大小小的剧院和音乐厅林立,著名乐团和指挥家云集,每天晚上都上演着当今最高水准的音乐盛宴。它不愧于“音乐之都”的美誉,也是全世界音乐爱好者的朝拜圣地。因此像我们这样打“飞机的”前来欣赏音乐的,实在不足为奇。

国人提起维也纳,首先就会想到一年一度的新年音乐会以及金碧辉煌的金色大厅。因此我们的音乐之旅第一站,就选择了这里。金色大厅并非一座独立的音乐厅,而是维也纳皇家音乐之友协会大楼里边三个音乐厅其中之一。它以众多的金色装饰和几盏金色大吊灯而得名,然而却并不是维也纳最大的音乐厅,相反,在我看来倒有点狭小和瘦削。这个厅没有乐池,舞台比较小,更适合进行室内乐与独奏乐的演出。另外金色大厅在真正爱乐者心目中的地位并不是神圣到高不可攀。任何一个正规的音乐团体通过申请,都可以来此演出,因此水平也可谓参差不齐。前几年国内有一些民族乐团来此演出,甚至宋祖英有机会放声高歌,都被国内吹捧到无以附加的地步,但实际上在当地的影响实在不敢恭维。

我们所选择的演出是以色列著名音乐家丹尼尔•巴伦勃伊姆在金色大厅举行的钢琴独奏音乐会。丹尼尔•巴伦勃伊姆(Daniel Barenboim,1942-)在1954年他12岁的时候就在维奥蒂(Viotti)国际钢琴比赛中获奖,1975年接替索尔蒂(Sir Georg Solti,1912-1997)出任巴黎管弦乐团音乐总监兼指挥。1991年出任美国芝加哥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兼指挥。他以演奏钢琴协奏曲见长,代表作品为门德尔松的《无词歌》全集。这次的演出为少见的钢琴独奏,曲目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为弗朗兹•李斯特(Franz Liszt,1811-1886)的钢琴独奏套曲《Années de Pèlerinage – Deuxième Année – Italie(巡礼之年第二年•意大利)》。第二部分为李斯特根据威尔第歌剧改编的钢琴曲《´Aida´. Danza sacre e duetto finale(阿依达)》、《Miserere du Trovatore(游唱诗人)》以及《Rigoletto-Paraphrase´ nach Giuseppe Verdi für Klavier(弄臣)》。

《巡礼之年第二年•意大利》是李斯特在1837年前往意大利旅行时的随感而发。相比《第一年》的描写自然景物,《第二年》更侧重历史与人文感受的抒发。其中的前四首《Benedetto sia il giorno》、《Pace non trovo》、《I´vidi in terra angelici costumi》和《St. Francois d´Assise: La Prèdication aux Oiseaux》比较舒缓和平淡,巴伦勃伊姆在演奏时感觉也是细腻有加,让人不得不集中精力仔细倾听。而著名的最后一首,《Après une Lecture du Dante(但丁读后)》,是李斯特在阅读了但丁《神曲》的第一部《地狱篇》后所获得的印象和感受。巴伦勃伊姆特别在其中的后半段《Fantasia quasi Sonata(奏鸣曲风幻想曲)》中,用他那疾风骤雨般的琴声诠释了一个阴森、黑暗,苦痛不断席卷人心的地狱形象,令人内心纠结和悸动。

我并没有欣赏完巴伦勃伊姆后半场的演出,倒不是因为不满他的水平,而是实在有另一场更加激动人心的演出在等待着我。我不得不恋恋不舍离开金色大厅,赶赴下一个音乐之旅的目标:维也纳国家歌剧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看不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