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法国学生骚乱说开去

樱桃落尽春归去,蝶翻轻粉双飞。
子规啼月小楼西,玉钩罗幕,惆怅暮烟垂。
别巷寂寥人散后,望残烟草低迷。
炉香闲袅凤凰儿。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

--李煜《临江仙》

以今年1月16日法国德维尔潘政府推出一部名为《首次雇佣合同》的法案为导火索,大规模的学生游行和罢课浪潮席卷全国。短短一个月内,仅巴黎就有35万 人走上街头,参加了由法国工会和各高校学生会组织的联合游行示威。而在全国范围,这个数字接近120万人。法国87所公立大学中,已经有接近50所被迫关 闭或者被学生占领。大门被木板钉死、课桌椅被抛到走廊。甚至一些学校大门口还出现帐篷和篝火,这是学生们自发组织的监守巡视小组,防止警察和老师们的入 侵。

这场骚乱来得如此突然和猛烈,将法国政府打了个措手不及。而更重要的,是终于波及到了我们这些对法国三天两头的罢工和游行早已司空见惯和麻木不仁,“两 耳不闻游行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留学生们,使我们不得不在亲身经历和关注的同时,也以我们独特的视角做出一种“旁观者清”式的思考:到底是什么原因引发 了这场40年来最严重的学生骚乱,它背后隐藏的深层次的社会和政治根源又是什么??


首先还是来了解一下骚乱的起因。之前在法国只存在两种形式的主要合同:CDD,短时定期合同,明确注明到期日期,最长时间不超过2年;CDI,长期合 同,老板不得随意解雇员工,如要解雇,必须开具动机信,详细解释原因并支付巨额赔偿。正是由于这份合同形式过于保障被雇佣者的权益,使企业一旦雇用新人就 很难更换,才使它们对雇用刚刚毕业的年轻大学生慎之又慎,导致法国青年人失业率居高不下。2005年,全法国总失业率为10%,而25岁以下青年人的失业 率则达到了空前的25%。大批学生毕业后赋闲在家,百无聊赖,,尤以2年制大专毕业生和文科毕业生为甚。

而现任的法国总理德维尔潘正 雄心勃勃准备参加2007年的总统大选,当然不愿放过这个博取政绩的大好机会,于是继去年11月成功解决巴黎郊区骚乱之后,再次向青年人失业这一干扰法国 社会稳定的顽疾痛下杀手,抛出这部引来血雨腥风的《首次雇佣合同(le Contrat Première Embauche,CPE)》。它的主要内容是:规定法国的任何企业在雇佣26岁以下青年人时,在两年内可以不加任何理由的随意解雇。

其实在我看来,这种高失业率的产生,是法国长久以来被囚禁于经济和社会制度的桎梏中不能自拔,以及遭受到经济持续衰退压力的必然体现。


法国自古以来就是有着优秀革命传统和强烈反抗精神的国家。无论是代表资产阶级的1789年法国大革命还是代表无产阶级的1831年里昂纺织工人大罢工, 都充分证明法国人民极端嫉恨专制、崇尚自由的性格。他们甚至容不得这种自由有任何细小的瑕疵和缺陷,所以革命要革5次,革到现在的第五共和国才罢休。也正 是由于这种革命的彻底性,人民真正享受到了当家作主的权利,当权者彻头彻尾变成了公仆和佣人,惨遭主人的颐指气使和肆意蹂躏。加之法国19世纪末对非洲和 亚洲的殖民侵略和疯狂掠夺,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以供挥霍。比如据1901年的《辛丑条约》记载,仅当时中国给法国的赔款本金,就达到7000万两白银,约合 1000万英镑,加上利息需要中国人民偿还39年。如此一来,也为法国人民通过革命争取完善的社会保障和高额福利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于是今天,法国成 为了世界上福利待遇最高的国家之一。比如1881年开始实行义务教育、1893年开始实行公费医疗、1910年开始实行包括工人和农民在内的普遍性退休制 度、1982年将每年带薪休假时间提高到5周、1997年将每周工作时间减少到35小时……更有甚者,推行了目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住房补贴制度,没有收入 来源的租房者每月能够从政府领到相当于房租40%到80%不等的补贴。

这样造成的后果就是,人们不求付出、只求索取,并且安于现状、 贪图享乐。部分法国人心安理得地享受失业救济,并不主动寻找工作。中国国内的一些小资们异常羡慕法国人那种一杯咖啡在手,悠闲自得一天的所谓浪漫生活,殊 不知这只是离退休老头老太们的专利,年轻人假如整天在咖啡座徘徊,那大多也是跟国内那种没有正经职业,游手好闲的街头小混混没什么分别。

另一方面,最近几年,法国国库不堪高福利政策的蚕食,被坐吃山空。各个企业在高税收和高用人成本的压力下,纷纷裁员或者将工厂转移到发展中国家,以降低 生产成本。比如我的同学所在的一家法国最大的玻璃制品企业,2005年就把一个大型加工厂搬到了中国,一下子让法国减少了2000个就业岗位。也曾听说某 地一个邮递员的职位有1000人竞争。同时,整体经济持续低迷。2005年法国的GDP实际增长率仅为1.5%。在这多种不利因素的四面楚歌声中,历届法 国政府不得不想方设法出台各种新政策力求突围。由于这些新政策必然减少或者损害人们的原有利益,大家在长久以来反抗传统的驱使下,就像一个被父母娇惯坏的 任性孩子,开始撒娇哭闹了。

有意思的是,他们罢工和游行的理由有时候还真像是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刁蛮公主,充满了淘气和娇嗔,令政 府哭笑不得。比如2002年法国医院系统大罢工,是因为每周工作35小时他们觉得太少,强烈要求增加工作时间;2003年公务员系统大罢工,是因为政府让 他们跟其他行业的雇员同一年龄退休,而此前他们可以少干2年就享受全额退休金待遇;2005年邮政系统罢工,是因为政府引入竞争机制,打破了他们铁饭碗端 一辈子的美梦。甚至在罢工时间上,有工会负责人这样解释他们的安排:我们一般在5、6月份罢工,这样天气比较好,罢工比较方便;10月份也经常罢工,因为 大家7、8月份刚度完假,需要调整一下。

那么这次的游行和罢课又是否合理呢?平心而论,《首次雇佣合同》的出台,有如给死水微澜的法国人才市场撒下一包香气诱人的鱼饵,必将吸引各个企业对大学 毕业生们投去贪婪的目光。诚然这份合同带来的是不稳定的工作环境,但这更可以激发竞争意识,把毕业生们推到社会当中去优胜劣汰、物竞天择。这绝对比没有任 何机会,在家无所事事强。何况真正优秀的毕业生根本不愁找不到工作。我手上来自法国管理人员就业协会(l’Association pour l’Emploi des Cadres,APEC)的数据,2005年所有专业的本科和硕士毕业生中,代表法国精英阶层的工程师大学校和高等商业学校的就业率分别达到了89%和 87%。而公立大学特别是一些文科、经管类的专业,就业率则只有59%。而此次游行的主要参与者,恰恰是这些就业前景相对较弱的学生。

再来看看引发此次骚乱的政治因素。


2007年是法国的大选年,执政党法国人民运动联盟(l’Union pour un Mouvement Populaire,UMP)的两大头面人物,现政府总理多米尼克•德维尔潘(Dominique de Villepin,1953—)和内政部长尼古拉•萨尔科齐(Nicolas Sarkozy,1955—)都憋足了劲要接替老顽固希拉克,坐上法国总统的宝座。萨尔科齐向来以果敢和强硬著称,在去年11月成功平息巴黎郊区骚乱之 后,支持率大大提高。而德维尔潘则希望借这次推出《首次雇佣合同》的机会,给萨尔科齐反戈一击,夺回威望与声誉。他预料到新法案会招来各方面的反对,于是 绕过议会辩论直接表决,以避免法国社会党等在野党的过多纠缠。没想到这样一来遭到了更大的反对声浪,社会党借此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法国工会早就被以 前政府对待游行罢工时的强硬态度憋得气急败坏,发誓这次不达目的决不罢休。3月23日,法国5大工会甚至联合提出了“Le retrait du CPE, la seule condition du dialogue(不撤销法案,不进行对话)”的口号,显得志在必得。(图中左为德维尔潘,右为萨尔科齐)

但是在法国人民运动联盟内 部,意见还是比较统一。他们可不想因为这次风波造成党内的分裂,被社会党坐享渔翁之利。萨尔科齐3月14日在他的博客里发表长文,明确表示支持《首次雇佣 合同》;他的政治顾问Patrick Devedjian3月10日也在自己的博客中大声疾呼:“Notre pays est en train de décliner à vitesse grand V et c’est cela que personne ne veut voir. Le remède est dans l’intelligence, le travail, la curiosité, l’énergie, et là même le CPE peut être un moyen comme un autre de saisir l’occasion !.(我们的国家正急速走向衰退,这是每个人都不愿意看到的。解决它的良药就藏在工作中、藏在能源中,藏在《首次雇佣合同》这一我们必须把握住的机会 中)”


法国《新观察家》杂志(《Le Nouvel Observateur》)也详细分析了法国人民运动联盟党内的这种微妙态度:萨尔科齐和他的党内成员可不想跟着总理一起遭殃。但现在看来,即使遭受不到 外部的鱼雷攻击,这条大船也有折戟沉沙的危险。因此萨尔科齐在支持总理的同时,对这项新法案仍然保持着谨慎的乐观。(上图中标题为《2007年不稳定的就 业》,萨尔科齐躲在德维尔潘身后盘算:“这个法案真是个好东西。幸好不是我先发现它的。”)

而此时法国总统希拉克的态度又如何呢?他可不想淌这趟混水,在最初几天发表了一些赞成的看法之后,便在3月23日前往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到欧盟首脑峰会上优哉游哉去了。

各种江湖恩怨、新仇旧恨交织在一起,终于造成了学生与民众的彻底暴发。游行和罢课很快转变成骚乱,群众在这场街头的战役中用石块和酒瓶对抗警察的催泪瓦 斯和辣椒水。甚至垃圾桶、铁栅栏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在空中飞舞。双方都把大学校园作为重要的阵地,展开激烈进攻。全国三分之二的大学沦陷,处于瘫痪 状态。人们仿佛又回到了1968年那个令人热血沸腾的年代。

到本文写作时为止,这场冲突丝毫看不到减弱的迹象,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并且屋漏偏逢连夜雨,3月23号,由于不满法国政府一手促成的法国苏伊士水务 公司Suez SA和法国燃气公司Gaz de France SA两家超大型国有企业的合并案,另一只声势浩大的游行队伍在巴黎出现,令政府疲于应付。

法国工会已经发出了动员令,号召在3月28日举行全国总罢工。根据法国各大媒体消息,参加的将有法国铁路公司、巴黎运输公司、法国航空公司、道达尔石油 公司、法国电信、法国国家电视三台以及教育、银行和公共服务业的工会组织。可以预见,届时的法国将笼罩在一片大厦将倾、狂澜即倒的恐慌之中。

冲突结果如何,法国何去何从,我们将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看不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