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的旅行生涯(一)

随着学业的结束,我在欧洲的游学生涯也将告一段落。回首这几年来的行走足迹,应该说收获不小。

记得第一次懵懂地产生出国的念头,还要追溯到小学时代。那时候被台湾作家三毛的一本《哭泣的骆驼》倾倒,憧憬着有一天能像她那样独立、洒脱地走遍千山万水。大学时阅读英国哲学家科林伍德的《艺术原理》,为他的名言“象牙塔看似高雅精致,却是一种自我囚禁”久久思索,决定出去走走。。

那时候时常接触欧洲的建筑艺术,困惑于欧洲自公元16世纪以来惊人的崛起速度和令人眼花缭乱的文明成就,总也想不通那样一个蛮夷之地怎么一夜之间从黑暗的中世纪冲到了人类发展的尖端。后来恰巧读到余秋雨的《行者无疆》,被书中的一个观点再次震撼:“我们对欧洲的了解远远超过欧洲对于中国”。我不禁扪心自问,我真的对欧洲了解吗?高度文明的欧洲又为什么拒绝了解中国?

我终于决定尾随蔡元培、陈寅恪、钱钟书的背影,从他们开启的那扇中欧之门探出身去,对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大陆做一番窥探。。

几年来,陆陆续续游历了欧洲大陆的9个国家,虽无法面面俱到,但也可管中窥豹,对我所迷惑的问题有了一个初步的答案。

在丹麦哥本哈根的B&W家族博物馆,展出了这个丹麦最大的航海和机械引擎家族的丰功伟绩。。威武雄壮的钢铁船舶和三层楼多高的船用引擎静静地躺在经受过欧洲工业革命洗礼的土地上,对着来自古老东方国度的我虎视眈眈。。从这里,我目睹了当年北欧海盗的海上霸业。。

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世界第一家股票交易所,交易员同客户讨价还价的余音仿佛尚未散去,我已闻到了货币战争的滚滚硝烟。同处该地的世界第一家银行,让人终于不得不仰视这座商业帝国的伟岸身影。。

在法国巴黎的先贤祠,供奉着72位法国历史上最为伟大的人物。他们绝大多数是思想家、作家、艺术家和科学家。2002年,法国总统希拉克亲自护送大仲马安葬于此。与此同时,巴黎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土地,竟然让位于两座埋葬各界名人的墓地:拉雪茨公墓和蒙巴纳斯公墓。它们让我明白,一个懂得尊重思想的民族,才会诞生伟大的思想。一个拥有伟大思想的国家,才能拥有不断前行的力量。。

在德国柏林洪堡大学,黑格尔与爱因斯坦似乎仍在某个讲台侃侃而谈。。当年被拿破仑打败的普鲁士国王威廉三世拿出最后一点家底创办了这所代表德国教育理念的大学。他说:“这个国家必须以精神的力量来弥补躯体的损失。”教育,是德国的立国之本。。

时至今日,欧洲这座古老的战车终于开始显露出疲惫的步伐。养尊处优的人民和僵化保守的政府齐心协力将各自的国家拽向衰退的深渊。。我惋惜英国不会再出现丘吉尔,法国不会再出现戴高乐,德国不会再出现俾斯麦,让崛起的中国独孤求败。。

“关于我的旅行生涯(一)”的3个回复

  1. 现在欧洲一些大企业对中国企业的了解,比中国人对欧洲企业的了解,要少.
    中国还缺少象法国达能一样的大企业,和达能那样长远的企业战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看不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