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红楼梦》中的酒令

有朋友在“天涯社区”的“咬文嚼字”版块询问《红楼梦》中的几个酒令的意思,我在这里试着解释一下。

《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探春便命平儿拣,平儿向内搅了一搅,用箸拈了一个出来,打开看,上写着“射覆” 二字。宝钗笑道:“把个酒令的祖宗拈出来。‘射覆’从古有的,如今失了传,这是后人纂的,比一切的令都难。这里头倒有一半是不会的,不如毁了,另拈一个雅俗共赏的。”探春笑道:“既拈了出来,如何又毁。如今再拈一个,若是雅俗共赏的,便叫他们行去。咱们行这个。”说着又着袭人拈了一个,却是“拇战”。史湘云笑着说:“这个简断爽利,合了我的脾气。 ”这里边的“射覆”和“拇战”是什么意思,怎么玩呢?

先说说“射覆”。

“射”,猜的意思。“覆”,覆盖。。顾名思义,就是把东西盖起来让对方猜。宝钗说得不错,这个令大概从唐代就出现了。后来被文人雅士们加以改造,变成猜成语或者猜诗句,更提高了难度。

具体的猜法是这样的:甲方先想一个物体,通过一个成语或者一句诗包含这个物体名称。并从中抽出一个字,说与乙方。乙方须联想出这个成语或者诗句,进而猜出甲方所想的物体,并将这个物体的名称也通过成语或者诗句来讲出。。

我还是用《红楼梦》六十二回的原文来举例:

“探春便命平儿拣,平儿向内搅了一搅,用箸拈了一个出来,打开看,上写着“射覆” 二字。宝钗笑道:“把个酒令的祖宗拈出来。‘射覆’从古有的,如今失了传,这是后人纂的,比一切的令都难。这里头倒有一半是不会的,不如毁了,另拈一个雅俗共赏的。”探春笑道:“既拈了出来,如何又毁。如今再拈一个,若是雅俗共赏的,便叫他们行去。咱们行这个。”说着又着袭人拈了一个,却是“拇战”。史湘云笑着说:“这个简断爽利,合了我的脾气。我不行这个‘射覆’,没的垂头丧气闷人,我只划拳去了。”探春道:“惟有他乱令,宝姐姐快罚他一钟。”宝钗不容分说,便灌湘云一杯。探春道:“我吃一杯,我是令官。也不用宣,只听我分派。”命取了令骰、令盆来,“从琴妹掷起,挨下掷去,对了点的二人射覆。”宝琴一掷,是个三,岫烟、宝玉等皆掷的不对,直到香菱方掷了一个三。宝琴笑道:“只好室内生春,若说到外头去,可太没头绪了。”探春道:“自然。三次不中者罚一杯。你覆,他射。”宝琴想了一想,说了个“老”字。香菱原生于这令,一时想不到,满室满席都不见有与“老”字相连的成语。湘云先听了,便也乱看,忽见门斗上贴着“红香圃” 三个字,便知宝琴覆的是“吾不如老圃”的“圃”字。见香菱射不着,众人击鼓又催,便悄悄的拉香菱,教他说“药”字。黛玉偏看见了,说:“快罚他,又在那里私相传递呢。”哄的众人都知道了,忙又罚了一杯,恨的湘云拿筷子敲黛玉的手。”

文中宝琴想到的是牌匾“红香圃”,因此说出“老”,借用《论语》中“吾不如老圃”来点出“圃”字。湘云猜出了此物体,便悄悄告诉香菱对“药”,通过唐代诗人李义山的《自喜》诗中“绿筠遗粉箨,红药绽香苞”一句中的“红”和“香”点出“红香圃”。

由此可以看出这个令的确是比一切令都难,非文学大家不能为也。也反映出红楼梦中人物惊人的文化素养。。

再说说“拇战”。

这个就简单了,“拇指游戏”顾名思义,当然就是划拳了。。双方出拳,同时大喊什么“五魁手”、“六六六”之类的,跟现在差不多。。

不过我觉得《红楼梦》中的“拇战”似乎更文雅也更有意思。我再引一段原文大家就明白了:

《红楼梦》第八回: “(湘云)又看令底是“拇战”,笑道:“琴妹妹,你和谁豁拳?”说着,丢了个眼色,宝琴会意,道:“这会子豁拳,一来怕外头太太们听见了,二来也怕吵了小侄儿,不如猜雅拳出指头儿大管小最好。我就和姥姥猜罢。”刘姥姥笑道:“我这如今,手指头儿都强巴巴的不听使了,姑奶奶可要让着我些儿才好。”说着,二人一齐伸出指头来看时,刘姥姥出的是无名指,宝琴出的是中指。大家都笑道:“姥姥输了。”刘姥姥道:“我估量着姑奶奶要出小指的,谁知反倒上了当了。”说着,便把宝琴的罚酒拿起来,一气喝了。”

对了,就是手指头比大小,好玩吧。。所以说《红楼梦》堪称中国传统文化的百科全书,绝非浪得虚名。。